陶瓷机械打蜡机:佛山陶博会受冷落引发的佛山陶瓷行业转型之争

发布时间:2017-05-29       浏览量:1031
陶瓷机械打蜡机讯:
  产业整治,让佛山陶瓷产业陡然间失去制造环节。而“去制造化”的效应却是一个长久的过程,当全国出现多个媲美佛山、甚至超越佛山的陶瓷产区时,佛山陶瓷的区域吸引力正在不知不觉中衰减。那么,佛山陶瓷是否有必要重回制造?佛山陶瓷还能否重回制造?
  “公司从去年开始就不再参加陶博会了,这并不是价格问题,广交会展位的价格是陶博会展会的几倍,但许多陶瓷企业宁愿去广交会。”新一届的佛山陶博会临近,但在一家潮州卫浴企业工作的小王告诉记者,他们更愿意去广交会。
  陶博会失去吸引力,主办方“山头主义”分歧严重,运作机制长期被质疑。然后,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当佛山陶瓷失造环节?对于这一点,业界分歧巨大。
  陶博会的“镜子效应”
  小王所在的企业并不是少数排斥陶博会的企业,陶博会对企业吸引力的衰减,在最近一两届显得尤为明显。
  某陶瓷报副社长罗杰近日撰文批评陶博会,他在文章中称,佛山陶博会的凝聚力和参与度每况愈下,没有大品牌的参与,没有最新高端产品的亮相,没有卓有实效的活动组织,陶博会已经沦落成收拾广交会残杯冷炙、新品牌哄抢新经销商的鸡肋。
  “陶博会展位费3万元,广交会展位费20万元,大家都会争着去广交会,哪怕价格是几倍。”小王说,陶博会越来越像一个卖产品的展会,既然是这样,广交会更容易获取订单。“几乎所有大品牌都不会参加陶博会,最近两届陶博会主场馆的大部分企业,平时从没听说过。”
  戴一民认为,陶博会吸引力下降有其自身因素。“政府长时间没有对展会进行整合,大家都想做,中国陶瓷城、华夏陶瓷城、瓷海国际、华艺都想做,结果各做各的一套,大家各自形成一个小山头,多年来很难捏合在一起。”
  禅城区委书记区邦敏在今年的禅城两会上曾直言,其对于过去一年陶瓷市场的发展不满意,“这个问题我和刘区长也讨论过。对于区政府去年的工作我们整体还是满意的,但如果说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第一件就是如何把陶瓷市场和陶瓷文化进行整合提升,过去一年都没有拿出一个方案来。”区邦敏说。
  然而,陶博会就像一面镜子,其吸引力的下降一定程度上反映佛山陶瓷区域影响力的变化。
  景德镇今年将举行第十届国际陶瓷博览会,这个历史影响力不输于佛山的陶瓷重镇,已经形成陶博会、陶瓷节的组合模式。而去年12月,《沈阳日报》一篇文章喊出“法库陶瓷开发区千亿产值呼之欲出”的声音,记者了解到,法库已经连续举办多年陶瓷博览交易会。
  拥有数百亿陶瓷产值的福建泉州,其陶瓷企业已经越来越反感到佛山参加陶博会。他们认为泉州也应该举办自己的陶博会,利用其带动力和辐射力,使之成为建陶产品和技术展示平台、营销平台、信息平台,带动陶瓷产业“二次创业”。
  “其他地方只要有三五家陶瓷企业,政府就搞大型的陶瓷节。”戴一民说,佛山陶瓷制造环节迁走后,包装、物流也跟着走,贸易向全国分散的趋势很明显,买家并不需要非到佛山陶博会来。
  再次转型或成唯一出路
  佛山陶瓷是否需要重回制造?这或许是一个政府和业界都想弄清楚的问题。
  戴一民认为,佛山需要对陶瓷有一次重新准确认识,要重视制造。“总部经济只能看作是产业提升的一部分,但如果没有生产线来支撑,没有真正的制造业基地来支撑是不行的。生产环节迁走了,最终研发环节也会跟着走。”
  东鹏陶瓷董事长何新明认为,佛山应该保留部分陶瓷的生产环节。“作为一个庞大的产业,我们应该保留一点制造的环节在这里,不然别人来参观,连一个做陶瓷的地方都没有。”
  但广东社科院教授丁力认为, 随着营商成本的提高,佛山陶瓷再要回到过去的大规模生产已经不可能,这或许成为佛山一个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根据此次‘营改增’后我们的观察,现在的税收基本都在生产环节,不在消费环节,实际上陶瓷制造环节外迁对佛山的损失很大。”
  一个事实是,相比全国其他产区,佛山现存不少陶瓷生产线在技术、规模上存在明显差距,转型升级是绕不过去的坎,然而,企业是否有这个意愿?
  “现在大家都知道政府不提产业转移了,但现有的实体怎么转型?大家都还不敢想。”一家在佛山还有生产线的陶瓷企业人士坦承。
  佛山市工科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具有自主研发和创新能力的专业制造陶瓷机械装备的企业,拥有一支精于陶瓷工艺、材料、设备制造、销售和服务的专业团队。公司自2005年成立以来,锐意进取,不断创新,成功地研发了瓷砖抛光表面的防污和增光;抛坯哑光砖的坯体抛光;抛釉砖的抛光、磨边及防污的生产工艺装备,现已形成以釉面抛光加工整线设备为核心的产品结构。
logo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广东工科机电有限公司